Tag Archives: [:en]April[:zh]四月

2008 Till Sjöss – Chalmers Kammarkör – 06 – April is in My Mistress Face

[:zh]终于到了英文歌曲的部分了,从这首开始进入了航海专辑的爱情部分,三首英文歌曲,分别为 April is in My Mistress Face, Fair Phiyllis, Mother I Will Have A Husband,一首独唱 A Bay in Anglesey,一首四重唱 Att Angora En Brygga,一首团员原创 Serenad för Två。 今天这首是由作曲家 Thomas Morley 在 1594年发表的合唱作品。在 CPDL.ORG 上已经有了八个版本。曲名被翻译成了“四月在我爱人的脸上”。 插一则消息 5月15日本周四,在上海音乐厅将要举行 合唱世界600年音乐会——在巴比伦河畔 由马革顺指挥,在上海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欣赏,他们要唱的第二首曲目就是这首 April is in My Mistress Face. 歌词很简单: [:en]Today, it comes to the English songs. The concert are coming […]

[:en]Read More[:zh]继续阅读...

2008 Till Sjöss – Chalmers Kammarkör – 05 – Vakna Först i Sommartid

[:zh]曲名译为在夏天第一次醒来,今天想了想,全文翻译歌词也说明不了什么,又鉴于我的瑞典语水平太菜,所以今天我想用一些曲中的关键词来介绍这首曲子,演唱中你可以听到 sommartid (夏令时), skratt(笑), tyst(低声私语), drömma(梦), kysst(吻), solen(太阳), ros(玫瑰), önska(渴望)livet(生活)…… 通过这些词我们可以很自然地想像到夏天里那些景象,恋人们相依在一起低声私语,诉说着未来;夜晚时分,大家很习惯在外面乘凉,小孩子们在爷爷奶奶的怀抱里听着故事,时而咯咯笑几声,然后静静地进入梦乡…… 在春天万物复苏之后,一切都展现了蓬勃的生机,在经历了冬天的寒冷以及四月(瑞典一年中天气最坏的月份)的变化无常之后,瑞典人对于夏天有着特殊的感情, 在有太阳的日子里,你会看到草地上躺着很多人,学习的,听歌的,做游戏的,烧烤的……你会很惊讶原来瑞典人还是不少的,呵呵。所以瑞典的音乐中也少不了歌 唱夏天的成分。我想关键词中 “solen” 太阳和”önska” 渴望 两个词是比较有瑞典特色的。歌名中用了 “vakna” 醒来一词,感觉就像在沉睡了一个冬天以后,看到夏天一派繁荣的景象,想歌唱但又恐打破这个恬静的环境,所以又很小声(词中的 “tyst”)。 这首曲子中有好几个转调的部分,开始是男声T和B声部同时由C调开头,接着A声部同调进入,然后女高音用A调进入主旋律,再然后是F调开始曲子的述说部 分,最后是D调结尾,无伴奏难度很大,所以本来打算用吉它伴奏的,可是因为教堂里设备不齐全,扩音器已经调到最大了,合唱的声音还是把吉它的声音盖掉了, 只好放弃。还好平时排练都是无伴奏的,所以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是能应付过去的。 请欣赏…… [:en]The song is “Woke up in the Summer Time” in English. It is so hard for to translate the lyrics, my Swedish is not good, and my English is not […]

[:en]Read More[:zh]继续阅读...